一杯西瓜汁

希望你能喜欢我写的故事´_>`

【维勇】织梦人

☆私设ooc依旧满天飞
☆让我们一起抛弃常识吧
☆是架空哦

    胜生勇利最近很烦恼,因为他正面临着即将失业的窘境。

    “勇利,你这个月的业绩还是吊车尾。你最好回去反思一下,如果下个月还是这样我恐怕就要让你换个岗位了。”他的顶头上司美奈子拍着桌子严肃的对他说。“我知道了。我一定改进方法,争取不再脱大家后腿。”胜生勇利低下头,看着脚尖。

    我也不想老当吊车尾啊!可是,可是面对那样的人我做不到啊!胜生勇利懊恼的想着,又开始祈祷夜晚能慢些到来。然而时间还是一分一秒的过去,他还是得准备准备出门工作。

    因为啊,他可是一名织梦人。

    世界上有许许多多的人,很多很多人都曾有过做梦的经历。也许是美梦,也许是噩梦,或者是没头没脑的奇奇怪怪的梦。不过他们不知道这些梦其实是出自织梦人的手笔。

    织梦人是勤劳的夜间工作者,还有少部分是在白天工作,绝大部分都会分配到夜班上来。织梦人是有专门的培训学校的,学生在里面学完必修课程后会进行结业考试,根据考试分配工作。考得好的分到美梦部,考得差的分到噩梦组,更差的就会被踢到没头没脑部。不过这也不是铁饭碗。审查人员会考核每个织梦人的业绩,做得好的升职,做得差的降级。

    而我们的胜生勇利呢,本来是很有希望考进美梦部的,结果考试前夕他养的小狗突然就离开了,他大受打击,考试成绩一落千丈,只得在噩梦部任职。

    本来他好好工作还是很有希望升到美梦部,谁能想到他就快要栽在他负责的客户身上了。

    他负责的是一个成年俄罗斯男性,在人类世界里好像是个很有名的人物。本来勇利只要给他织个噩梦就行了,结果他不仅没有给他织噩梦,还违反规定织了好多美梦给他。也因此而被扣了很多分。

    勇利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不能老老实实的织个噩梦给他,也不清楚为什么自己一看到他心就会“扑通扑通”的跳个不停。真是奇怪啊。

    说不定今天就是我给他织的最后一个梦了。勇利有点难过的想着。不知道是谁来接替我呢?他要是也能给维克托织一个好梦就好了。

    而勇利口中的维克托现在正躺在床上期待着进入梦乡。换作以前,他是万万不会这样的。以前的他很少做梦,偶尔做梦要么是噩梦,要么就是梦到自己一个人在一个空荡荡的空间里,除了自己,什么都没有。他再怎么努力也走不出这个空间,只能颓唐的等待自己从梦中醒来。有一段时间他一直担心自己也许哪一天就要永远落在那个虚无空间里,再也走不出去。

    不过最近这个情况突然得到了改善,或者说他的梦境突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他开始做一些以前从没想过会梦到的梦。在那些梦里,他或者会飞,或者拥有无所不能的超能力,或者就是从事着自己从没从事过的职业。他在梦里还去了很多很多的地方,基本上有名的旅游圣地什么的他都在梦里去过一遍了。

    但他最常去的还是一个不知名的海滩,梦里他难得的不是一个人。他旁边总是会坐着一个男孩子,用好听的声音和他说着话,可他却看不清他的脸,男孩也从不会回答他的问题。而且他一但触碰到他,男孩就会消失,他的梦也就结束了。在经历了几次突然从梦中醒来后,维克托终于接受了这个安排,安静的坐在一旁听男孩讲话。

    在男孩的话语中,他大概知道这里是日本一个不是很有名的小镇,镇上有着男孩最喜欢吃的炸猪排盖饭。男孩很喜欢这里,所以常常带他来这儿。

    也许我的梦就是他创造的呢!维克托这么想着,突然开始感激这个男孩。

    我应该好好感谢他,不然我的夜晚,甚至我的人生实在太过无趣了。维克托这样想着,终于进入了梦乡。

    今天的梦有些不寻常,因为这个梦里没有那个男孩。他还是在那片海滩,可是这里空荡荡的,只有他一个人。

    今天怎么了?那个男孩呢?维克托有点焦躁,他莫名地感到害怕。他有种感觉,如果这次见不到那个男孩,他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他了。

    “嗨!你在吗?如果你在的话你能出来见我一面吗?我很想见见你!很感谢你带给我的这些梦。在梦里我真的很开心!我很久都没有这么开心了!真的很感谢你!你能出来见见我吗?”喊着喊着他的声音就带上了一丝哭腔。

    他突然发现了这个男孩对他的重要性,如果没有他,他不会发现从前被自己忽视的种种美好事物;如果没有他,他孤单了很久的心里就不会充满着现在这份久违的感情:好想见到他,好想见到他。他的心在叫嚣着想快点见到这个他甚至不知道名字和样貌的男孩。

    会不会真的见不到他了,维克托现在很慌。

    “嗨!”身后突然传来了人声,维克托猛的转身,啊!是他!他无法克制的向他跑去,在即将拥抱住他的那一刻生生停下了脚步,他害怕他会消失。

    “嗨!维克托,我是胜生勇利。是一个织梦人。”他突然能看清这个男孩的样子了,他带着一幅眼睛,红棕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里面装着的都是他。“很高兴认识你!勇利!我还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也许你以后真的见不到我了。”男孩说着低下了头,“那个,我其实是你的织梦人。只是我是负责给你织噩梦的,但是因为我没能好好履行自己的职责,还擅自给你织了其他的梦,我可能就要被调走了。以后你的梦就是其他人负责了。”勇利的声音越来越小,维克托感觉他可能会突然哭出来。

    “其实没事的勇利,你可以给我织噩梦的,我完全没有关系的。只要你在就好了,我知道是你给我织的梦的话,再吓人的梦对我来说也是美梦啊!”维克托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样的话,他只知道自己必须留住这个男孩。

    “真...真的吗?”男孩有点惊讶,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维克托看得愣了,他好可爱啊。于是下一秒,他的手不受大脑控制的触碰了男孩的眼睛。糟糕!看着男孩渐渐变得透明的身体,维克托懊恼自己犯了个大错。

    “勇利,抱歉!我一时没控制住。我们还会再见的吧!”维克托焦急的问道,“会再见的,只要你想,总会再见的......”男孩的身影越来越淡,终于消失不见了。与此同时,他从梦中醒来了。

    维克托醒来的时候感觉自己脸上好像有什么东西,用手一摸,满脸眼泪。我在梦里哭了啊,因为勇利也许就要离开我了。真是让人难过。他躺在床上忧伤的想着。

    今天他难得的不再那么期待夜晚的来临了,他害怕入睡后发现他终于失去了男孩的陪伴,他害怕面对再次孤身一人的事实。

    然而再怎么不情愿,夜晚还是如期到来,他还是进入了梦乡。因为他的心中还存有一丝期待,也行勇利还会在。

    但他的期待好像落空了,勇利不在那里。海滩上只有他。

    啊啊,我又是一个人了吗?真是让人讨厌啊。他蹲下身子抱紧了自己,好像这样心就会暖和起来。没有勇利的梦还真是冷清呢。他这样想着,流下了眼泪。

    “维克托!我换工作了!我以后可以给你织好梦了呢!”远处传来熟悉的声音。

    维克托惊讶的站起来转身看去,是勇利啊,他正向他跑来。他如释重负般擦擦眼泪,向勇利挥动着手臂,“勇利~”




作者:就很想这样子结局。啊我也不懂我在写什么(焦躁的抓头发)

P.S.职业设定来自我小学时候在《少年文艺》上看过的一篇叫《织梦人》的童话←_←

   



   

   

评论(4)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