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西瓜汁

希望你能喜欢我写的故事´_>`

【维勇】胜生勇利做了一个梦

☆私设有,各种ooc
☆大概是《一个陌生女人来信》的勇利视角
☆新人渣文笔渣作,有错误与不足欢迎指出。

   胜生勇利做了一个梦。
   做梦并没有什么奇怪。这段时间他几乎每晚都会做梦。时常会大汗淋漓的从一个个压抑的梦中醒来。然后静静的看着抱着他的俄罗斯人,直到睡意再度袭来。
   这次的梦却有些奇特,因为他很清楚的明白自己在做梦。准确的说,他在梦里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观看着他和维克托的生活。
   这种感觉很奇怪,你明明知道自己在做梦,你知道这个梦的发展,可是你无法干涉它,无法让自己醒来,摆脱这个梦。
   
   梦里的他还身在刚来俄罗斯的时候,住在维克托家与其共同生活的新奇与激动很快就被繁重的训练取代。然而即使很累,他也很快就适应了雅科夫的指导方式。每天早上从爱人怀中醒来,之后一起吃早餐,出门训练,一切都是那么好。
    变故发生在一个训练的日子。那天维克托被雅科夫叫走商量下个赛季的事情,他独自在冰场上练习新节目。那群记者出现得无声无息,然而很快,他们就让整个训练场沸腾了起来。他们似乎在寻找俄罗斯的骄傲,但很快,他们的目标就变成了胜生勇利。
    “胜生选手,请问你与你的教练维克托到底是什么关系?”“听说你们现在处于同居状态?请问你为什么不住进队员宿舍呢?”“......”这些问题并没使他太过慌乱,因为此前早已想过多次,然而这个问题却让他彻底陷入慌乱,“请问你对刚刚sns爆出的你和维克托选手的吻照有什么看法?你们是同性恋吗?”什么?!吻照?sns?什么时候?到底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维克托,你在哪儿?维克托,维恰,维恰,救我,救我,我该怎么办?我该说什么?他不知所措的看着举到嘴边的话筒,在一连串“咔嚓咔嚓”的声音中发现自己似乎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喂!谁让你们进来的!都给我滚开你们这些混蛋!你们影响到我练习了!”这时候拯救他的不是维克托,而是俄罗斯的凶恶猫咪。
    后来发生了什么他都记不清了,只知道当他反应过来时已经在家里了,尤里奥不在,他的爱人坐在沙发上沉默的看着手机。他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维克托应该是在看sns。“维恰,sns上怎么了?什么...照片?”他的问询并没有引起他爱人的注意,而他也失去了再问一次的勇气。他其实一直都知道俄罗斯大多数人对于同性恋的态度,他一直不同意维克托公开他们的关系也是基于这样的考虑,他一直在害怕。即使他知道维克托根本就不在乎这些,可是他依然害怕这份也许不会被世俗接受和祝福的感情给他造成伤害。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是俄罗斯的骄傲啊,如果因为这样就失去荣誉和他所爱的祖国人民的支持,如果这样影响到了他今后的花滑道路,胜生勇利该怎样面对这个自己喜欢崇拜了大半辈子的人呢?
    即使他明白爱是自由的,爱没有错,可是他还是忍不住责问自己,和维克托在一起真的是正确的吗?真的不会伤害他吗?该怎么去面对外界的谩骂与指责呢?他这样想着的时候,他的爱人依然在沉默。这栋房子迎来了他入住后最安静的一天。
    到了晚上就寝的时候,他终于鼓起勇气询问他的爱人到底发生了什么,他的爱人皱眉思索了一会儿开口了,“我亲爱的勇利,其他人都知道我们在一起了哦。他们都知道我们是属于彼此的了呢!这样以后就没有人来和我抢勇利了呢!是好事哦!”意料之外的回答,他苦笑,真是有维克托的风格呢。“不过我刚才和雅科夫请了几天假呢,这几天可能有很多人都想来找我们呢,我们暂时,就待在家里几天好了。长谷津那边我也和美奈子打过招呼了,所以你不用担心哦。”即使维克托刻意用了很轻快的语气,他还是发现了他的不安。原来维克托也会不安啊...所以外面现在一定是乱糟糟的吧。那些反对的人会怎样攻击维克托呢?而我,又该怎么面对这些呢?
    他抱紧了他的爱人,好像这样外面他所恐惧的一切都将不存在。他的爱人用力的回抱了他,他们就这样紧紧拥抱着睡去了。
     第二天他醒得很早,却并不想起床。他看着他的爱人,脑海里却不自觉的想起了那些记者的问题。于是他拿过了手机,点进sns。数以千计的私信和评论瞬间将他淹没,“该死的同性恋,滚出我们的国家!”“俄罗斯不欢迎你这样在男人身下呻吟的人!”“你这个该死的同性恋!把我们的英雄还回来!”......果然是...数不清的谩骂,指责。果然我是做错了吗?我应该离开吗?可是我怎么舍得离开他呢?想着想着他的视线就模糊了。他往维克托怀里靠了靠,闭着眼睛流泪。
     和教练兼爱人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关系公开后的第一天早晨,胜生勇利在爱人的怀里默默的哭泣。
     第二天,第三天,第不知道多少天,都是这样。他刻意没有去注意时间,只是遵从他教练的嘱咐,和他一起窝在家里。
     他也提过是否应该开个发布会,尽管他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呢?不知道该怎样接受闪光灯下的恶意?维克托否决了他的提议,只对他说我会想出解决这些的好办法的,你不用担心,我可以处理好的,我可是胜生勇利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这点小事我很快就能解决好的。他听过他在深夜和雅科夫和美奈子打很长很长时间的电话,知道他是很认真的在想着怎么处理这些事情,也明白自己这时候可能并帮不上忙。那我听话,我等你解决好,我相信会解决好的。他笑着说,装作没看见他的爱人听到这些话后一瞬间红了的眼眶。
    
    胜生勇利今天醒得有点晚,大概是因为做梦的缘故。但他记不得梦了些什么,只是觉得心里闷闷的,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他的爱人不在床上,以往都会在的啊,维克托去哪儿了呢?这些天他好像看不到维克托就会很不安,于是他起床,决定去看看他的爱人在干什么。
    他很快就看到了维克托,他坐在沙发上,似乎在阅读什么。遭了!不会是那些反对他们的人写来的恐吓信吧?!前几天收到了很多,那些信的内容气得维克托浑身发抖。他紧张的走上前,发现他的爱人在哭泣。完了完了,一定是很不好的内容,他吓坏了,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安慰他,只能不停的喊着他的名字。
     就在他快哭出来的时候维克托终于回过神来,抱着他说道自己收到了一份珍贵的礼物,还说要打算和他出门采购。他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直到维克托抱着他回到卧室时他才终于想明白发生了什么。原来,这封信和其他那些不一样啊。
    看来维克托知道我们该怎么解决这些问题了,他这样想着,笑了起来。

作者的话:写着写着就这样了(扶额),文笔太渣要好好练习啊,希望看到的大家能多多体谅我这个渣渣。
    

评论(2)

热度(39)